相关文章

唯有南红真国色

南红今天有这么高的价值,有人说是炒作,实际上南红本身就很漂亮,没人刻意去炒作它。5年前买南红,最多两百元,可今天,十克戒面就值十几万,这绝非某个人或某个团队有能力能做到的。

南红价值从何而来?不只是因为它的美丽,而是它其中的文化传承。据《徐霞客游记》记载,1641年时,还是官吏在负责南红矿口,而当时白玉已向百姓开放了,直到清晚期,南红也没有对老百姓开放,只在皇族、达官贵人手中流传,所以从有历史记载到今天,民间南红物件很少。

在国外拍卖中,南红不叫南红,而称为红玉髓玛瑙。那么,南红是怎么叫起来的呢?20年前,我在潘家园时,师父曾教过我,这东西叫滇红,“滇”字取自于云南,即云南产红色玛瑙,此外,甘肃南部的迭部出产的玛瑙,叫甘南,后行里人简化,将二者合成一家,称为南红。

在老北京古玩行里,南红又叫豆腐蔫玛瑙,因为清中期大多用的是红白料,红白相间,《徐霞客游记》中也记为“红白二色相间”。白料用的多,红料用的少,而靠近白色区域的红色,一般都没有裂。玛瑙时间长了会失水,变得惨白,成了豆腐蔫。

南红走到今天,离不开我们悠久的历史。中国人喜红色,无论是在过年,还是在喜庆的日子。在国际色卡中,有一个中国红,就是南红的颜色。过去称南红为柿子黄和柿子红,现在有的叫酒红,我觉得,这些名字都是不对的。

我写《南红》(孙力民著,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主要想讲的就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传承,南红的发展脉络,坑口和地区,颜色的对比,还有真假的鉴别。

今天人们常说柿子黄,那么柿子黄是什么颜色的呢?自古以来,玉石的颜色定名都是以天然的植物颜色为依据标准。在保山当地矿区的每个洞口旁边都有一颗野生的柿子树,从矿洞里刨出来的南红颜色和树上柿子没熟时的黄色接近,所以就叫柿子黄。南红颜色和柿子熟透了、快落地时的红色接近,就叫柿子红。

南红现在分保山料、瓦西料、九口料、金沙江料,这些是不同级别的料,但都有三个特点。九口料具备着石化,玉化不强,但是它具备着南红的一种颜色,绺裂又少,这就是特征。瓦西料具备着胶质感,绺裂也少,但是它偏黄,红的很少,就是所谓的柿子黄的颜色,胶质感够强,但玉质感弱。金沙江的南红玛瑙,特征是水线多,水分大,因为它从山上滚落到河道里,经长期冲刷,就形成了水料,就是现在人们经常说的水红玛瑙,这个水红玛瑙的颜色淡,也有颜色好的,但时间长了颜色淡的会更淡,颜色浓点的还好点,不会失色失水那么重。而保山的南红玛瑙,滴水洞封掉了。主要的原因是滴水洞上面有一个水库,经常开采会决堤,所以封掉了,不让开采。

由于南红的老勒子,南红的挂珠,从西藏传入中原,老的物件卖完了,就会有人去琢磨,去查阅资料,有没有新料啊,我们找来做啊,这其实就是自然地在传播着文化。因此,很多人去了保山,最早很多人没有找到,后来有一个人叫赵凯,他是第一个去滴水洞挖料的人,于是南红从消失的历史文化中又走了出来。

我很庆幸在5年前,一次旅游的机会看到了南红,就深深地迷上了它,爱上了它。所以在近几年,我一直在做南红的推广,拍纪录片。《南红》这本书经过3年的时间,走访很多博物馆,查阅很多资料,我相信大家读完我的这本书,与其他书相比,会对南红有新的理解。别人都在讲价格,而我在讲南红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