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南红地方标准出台 “凉山”标识在市场中寻找认同

◎今年初,《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正式发布。

◎《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提出鉴定特征包括矿物组成、化学成分、结晶状态、常见颜色、光泽等等共14项。

◎随着科技手段进步,对宝玉石科学定性研究会越来越深,凉山希望建立自己的市场标准。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日报记者 吴梦琳)“你可以拿到成都去检测,看看我这个是不是真正的南红,有没有处理过。”5月4日,位于西昌市海门渔村的大凉山南红玛瑙城里,一名商家正向顾客推销自己的产品。

商家所指的检测,正是基于今年初,四川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的《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

近年,随着凉山美姑南红的发掘,南红市场迅速升温,设立在西昌的大凉山南红玛瑙城,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南红原石交易市场。但与此同时,商品种类繁多、价格相差巨大,鱼龙混杂。在南红玛瑙论坛等多次活动上,出台行业标准、规范南红市场,成为不少消费者、商家、专家的共同呼声。

独立为特殊宝玉石  真假南红可鉴定

今年初,盼望已久的《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正式发布。此标准使用“南红”这一称呼,将其独立为一种特殊的宝玉石,并定义南红为“天然产出的由赤铁矿矿物包裹体致色且以石英为主要组成矿物的隐晶质集合体,主要颜色色调为红色,常见红色、橙红色、褐红色、紫红色等,常伴有条带。”

在鉴定这一项,记者看到,《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提出鉴定特征包括矿物组成、化学成分、结晶状态、常见颜色、光泽等等共14项,同时,还提出要鉴定南红是否经过填充、染色等优化处理,要求在鉴定证书上,需要注明是否经过处理。根据《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出具的鉴定证书,将明确标注检测结论、致色原因分析、处理方法等。

据了解,为了制定这份标准,负责起草的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检测院收集了来自凉山、云南保山、内蒙古等地南红样本,经过仪器检测,确定了这些特征。凉山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凉山川凉南红珠宝有限责任公司等凉山的单位和机构,都参与了标准的起草。

“《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的发布,解决了南红真假和是否是天然南红的鉴定问题。”凉山州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所长黄光华介绍,《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还提出了“南红”的独立概念,将其与价值并不十分贵重的玛瑙独立开来,与“翡翠”一样,成为一种独立的宝玉石。

据黄光华介绍,目前,商家和消费者可以将南红产品送到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检测院进行鉴定,现在凉山正在与省质检院合作共建实验室,引入专门的仪器和具备检验资质的专业人员,通过审查后,凉山也将可以进行南红的检测鉴定。

目前,此份省级地方标准正在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申报,争取成为国家性标准。

打响地方品牌  凉山欲制定企业联盟标准

目前,作为南红原石主产区之一的凉山,正计划在《四川省南红地方标准》基础上,制定专门的凉山州南红企业联盟标准。

这个标准又有何用?

“主要为南红品质的等级划分找到一个依据。”参与标准制定的四川南红玛瑙文化产业协会副会长、南红玛瑙研究所所长严正义说,凉山南红因其颜色艳丽、温润度佳,完整度好,行业内认为其品质普遍优于老料,广受藏家青睐,这个企业联盟标准制定出台后,会更利于凉山南红的品牌打造。

事实上,由于越来越多人瞄准南红,购买或投资,现在已有不少玩家、珠宝商、宝玉石研究专家等,通过网上博客、出书,对南红,尤其是南红成品,从颜色、饱满度等方面进行等级区分,以期帮助“门外汉”更好地了解和鉴别南红。严正义介绍,凉山南红企业联盟标准将着重在南红品质及价值的因素,如颜色、质地、净度、瑕疵、雕刻工艺等方面,进行更深层次、详细的分级和定位,对南红的品质等级划分评定制定依据,“依照这份企业联盟标准,很多不太懂南红的消费者,通过肉眼比对,也能基本判定这个南红究竟好不好。”

为了制定企业联盟标准,此前,四川南红玛瑙文化产业协会会长李忠文联系邀请了中国地质大学教授何雪梅、北京大学教授王时麒等人,专门到美姑县南红瓦西、九口、联合三个矿区采取样本,带回实验室,研究地质成因及致色因素等产自凉山的南红的独有特征,为凉山州南红企业联盟标准的制订提供一定数据支撑。

玉石无价,规范之路路漫漫

事实上,作为宝玉石界的“前辈”,尽管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市场上,和田玉和翡翠都依然存在鱼龙混杂等很多不规范现象。

“玉石种类太多、太复杂,就和田玉来说,产地还非常多,各地料子又有区别,目前界内有一些大师研究出了一套基本的鉴别和评估分级方法,但要实现完全准确分等分级,依然很难。”从事多年和田玉生意、新疆巴州五德玉器负责人王霏说。

据了解,2003年新的《珠宝玉石·名称》国家标准(以下简称“新国标”)颁布实施之前,和田玉仅指新疆和田地区所产透闪石玉,“新国标”推行后,则以透闪石为主要成分的一类玉石统称为和田玉,来自青海和俄罗斯等地的料子也大量进入和田玉市场,被认证为和田玉,究竟是破坏了市场还是繁荣了市场,一度引起争议。

与和田玉一样,目前的南红,也面临相同境况。除了产自云南保山、四川凉山和甘肃迭部之外,来自内蒙古、非洲等地的料子也开始进驻市场,但由于它们缺乏南红特有的玉的温润感,在质量和密度方面,也有一定差别,是否将其认定是南红,或者只是红玛瑙,在业界也存在争论。

庆幸的是,虽然南红相对翡翠和和田玉兴起较晚,但从其兴起开始,对其的规范性研究就已开展,目前,在行业内已经基本形成一套经验性的简单分类方法,包括产地、颜色、质感等。

“金子有价玉无价,玉石交易,虽然有基本的评判标准,但很大程度上依然取决于交易双方对其的主观认知。”一位宝玉石研究学者说,随着科技手段进步,对宝玉石科学定性研究会越来越深,但这条路,依然漫长。

作为目前南红最重要的交易中心之一,大凉山南红玛瑙城多次举办了南红玛瑙高峰论坛、南红玛瑙节等,吸引很多珠宝商、宝玉石研究学者、地方管理人员等参会,促进南红研究。有专家提出,凉山应该更加开放,欢迎各地料子进来交易,与新疆成为和田玉交易重要中心一样,将凉山打造为所有南红的集散中心。但也有人提出,凉山南红本身就是以品质优取胜,重在打造精品,其它质量较次的南红玛瑙的大量涌入,让市场更加混乱,会对这个行业和品牌造成冲击和影响。